niaoqu_

神奈川少女的日常

[刀剑乱舞]一期一振是一生中只能有一把的刀剑


*一期x审,审神者没性别可自行代入。
*ooc是我,对不起一期哥。
*逻辑不好,语句不通顺,国文没学好抱歉。
*自己的粮食自己产,开心最重要。
*一期哥我爱你!

《一期一振是一生中只能有一把的刀剑》

这座本丸的审神者生病了,这是所有刀剑都知道的事实。
原本时之政府是想让审神者回到现世休养,但考虑到审神者在现世是无人照顾的情况,还是选择把他交给没有暗堕迹象的刀剑们,还特别叮咛身为近侍的一期一振,要随时留意审神者的动向,有任何问题马上通报给狐之助就好。

日。
一期一振推开了审神者的办公室门,看着满是公文的画面,不禁让他叹了口气,十分任命的动手整理起来,公文除了正常的本丸运作报告还有时政新下达的任务。分类文件的过程并不难,就是整理到最后唯有一个档案被一期单独分出来,上面正是写着大大机密两个字的文件。一期犹豫了一下,还是起身顺势拿走了公文。

审神者的寝室外。
"主人,我是一期一振这里有一份急需您审核的文件。"一期跪在门口低下头说。
"..."
"…一期一振吗?"里面的声音使一期猛然抬起头,震惊的双瞳是满惊喜。
"是的主人!"一期压抑着想打开门直接进去的冲动,双手紧紧拿着文件。
"进来吧,我没设限制。"微弱的声音,透过炎热的空气传出,没有情绪的句子却使此刻的一期一振像是被打了强心剂,他没有犹豫推开大门,不同于本丸内吵杂的交谈声,这里自从审神者故意闭关后显得冷清。

一期进来后眼神就没移开过审神者,对方并没有像被送回本丸时最初的疲惫不堪躺在床上,反而是站在窗前,对一期露出笑容,不经意的眼神扫过一期全身。
'看起来比想像的好。 '一期心理暗道。
"辛苦了,文件给我就好。"审神者这么说,眼神紧盯一期手上的文件。
公事公办的语气瞬间让一期冷静下来,他缓缓的走向对方,递出文件。
审神者没接过,笑容依旧不变,但视线移到一期一振身上,锐利的警惕着什么。
一期像是没注意到,耐心的等待。

早知道对方是什么性格的审神者,没多久就伸手接下文件,随意的打开被限制的内容。
没有微风吹拂审神者的发尾,没有阳光透过审神者的侧脸,只有令人难耐的热度,一期感觉到自己的汗水落下,心头的炽热更是折腾他。
'好喜欢。 '一期流露的是真心,不大的房间只有两人,'很久没这么近看着你了'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过度起伏,于是刻意避开在意的人,看着窗外是自家弟弟们在嬉闹玩耍,像是每个一期一振都该有的反应一样,溺爱的眼神。

不知道审神者是什么时候结束阅文的,但看着眼前这名为一期一振的刀剑,对着外头一群短刀的眼神是如此宠溺,使他笑出声。

恶意的笑。

一期一振回神看着审神者,紧闭的唇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被训话。

"A010本丸第三部队出阵地图4-3桶狭间时遭遇非检,队长一期一振手里的回程符失效,通讯机也发不出讯号,为了救还未极化的五虎退、前田藤四郎、平野藤四郎、秋田藤四郎、退藤四郎,利用队长重伤强制送回的机制桶了自己一刀,没想到在准备回程时被躲在暗处的敌短刀偷袭,只成功传送短刀们。 "审神者边说边撕下文件的最后一页,并把剩下的文件扔在地板,一期一振没有在意这个举动,好像根本无所谓一样。

"A010的审神者接到紧急通知后,不顾时之政府的劝阻带着第一部队出阵寻找一期一振,根据一队队长加州清光的回报,降落后审神者和刀剑们被分离,再次找到审神者时,是重伤的一期一振守在昏迷的审神者旁,这把一期一振是审神者临时召唤出来的,可惜原先的一期一振早已受到非检和敌短刀的攻击不幸碎刀。"审神者越讲越激动,眼睛都红了。

"主人…""给我闭嘴。"审神者突然释放自己的灵力,缺氧式的压迫感使一期一振有些站不稳。

"醒过来的审神者因为过度刺激,罹患了思觉失调症把自己封闭起来,对于接近他的任何人都会产生极大的恐惧。"审神者靠近一期一振,赏了他一巴掌。

没有躲开的一期一振,像是包容小孩的对着审神者微笑。

"别对我还有他们露出恶心的眼神,你不配。"另一手是被审神者撕下揉成球的文件,毫不犹豫的仍向一期一振。
"冒牌货。"厌恶的语气过后,审神者绕过一期一振走到门口。

推开寝室门后,审神者摸向颈部上挂着的破旧御守,上面正是当初自己替一期一振所刺的专属字样。

审神者深吸一口气后说"一期一振,碎刀。"
寝室内站着的人瞬间变成了碎片,淡淡的消失在空气中。

「ああ……世界が、燃えている……还るんだな、あの、炎の中へ……
啊啊……世界,在燃烧……又要回到,那火焰之中了……」

这是审神者第二次听到,一期一振的破坏台词。
没有难过也没有留恋的往下走,随后是其他刀剑们对审神者终于踏出寝室的惊呼声。

寝室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,如果有人看到这把名为一期一振,最后的表情一定会很不解,没有痛苦更像解脱,但又惋惜的看着窗外不属于他的情感。

/
"一期哥等我,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。"穿着出阵服的审神者挥舞手上第二把一期一振的本体,坚硬的神情感染了躺在地上早已放弃求生意志的一期一振。

"主人…"重伤的一期一振很想大声的告诉审神者'对不起,无法守护您',但越来越模糊的视线,让他只看到审神者被敌短刀伤到脚后的画面,就失去意识了,身旁是染上了血的御守。

审神者虽然被伤到脚,但对面的敌短刀也被砍到重伤 ,情急之下审神者松了手释放最后的灵力召唤第二把一期一振。这是把跟随在审神者一年多的护身刀,总是被其他刀剑们调侃为什么不选方便携带的短刀,也是自己对一期一振小小的恶趣味。

刚化为人形的付丧神还有些不适应,但从本体就能得知现在的情境有多危机,于是第二个一期一振拿起染上审神者鲜血的本体,挥向残破的敌短刀,失去战斗能力的敌短刀就破碎在空气中,解决危机后的第二个一期一振转头对审神者微笑。

「私は、一期一…
我是一期一…」

"谢谢你的帮助,但现在我们先回本丸吧。"审神者顾不得打断眼前这熟悉的刀剑台词,拖着受伤的脚往第一个一期一振走去。

'啊…我是一期一振,主人。 '第二个一期一振握紧的手上的本体,感受着身为人类才会有的情绪。

第一次得到情绪的付丧神还不太会控制,但从很久之前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新的主人手里,唯一的一期一振。

第二个一期一振记得很多,记得自己是被第一个一期一振带回来的,记得自己是被他求着审神者不要刀解不要合成,说要留着守护审神者的。
'我守护您很久了。 '听着审神者和一期一振说的每个悄悄话,听着审神者独自一人时的碎念,听着其他刀剑们向审神者撒娇的话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这把守护的刀吸收着空气的灵子逐渐有了能力。

'好嫉妒。 '审神者着急的模样,呼喊着明明是同一个名字,却是不同的人。

审神者捡起地上的御守,还来不及还给御守主人就被打断。

'我才是那个一直守护您的一期一振。 '第二个一期一振走过审神者,在审神者的不解下,高举刀剑刺入重伤的一期一振心脏。

"碎了呢。"听着属于每个一期一振都会有的最后台词,第二个一期一振回头笑着对震惊的审神者说。

"一期哥!"审神者不顾自己的伤,扑向空气中的碎片,他疯狂的想抓住,但什么也没留下来。

"不要…不要…"审神者像是看到恐怖的怪物,对着眼前的人大叫,然后害怕的往后退。

"不要怕。"第二个一期一振紧紧的抓住审神者的手,把他拉近怀里,抚摸着他颤抖的身体。
"放…放开我!"审神者试图挣脱,但刀剑强大的力气把他抱得喘不过气。

"让我想想要怎么说才好,第三队队长一期一振为了守护审神者牺牲,而审神者随身携带的第二把一期一振被临时召唤出来,成功击退敌短刀,但因等级太低自己也重伤却忍痛守着审神者。"第二个一期一振用充满溺爱的语气对着审神者说。

"现在还差一个步骤,您知道是什么吗主人。"一期一振危险的语气,让胆怯的审神者发不出声音。

"是重伤喔。"第二个一期一振从审神者的背后桶了一刀,刀身穿透了审神者还有一期一振自己,感觉不到疼痛似,一期一振愉悦的拔出本体。

"放心我会守护好您的,毕竟我是一期一振,您最爱的刀剑。"审神者清楚自己的血液在流失但不痛,他知道现在最痛的是自己的心,两把一期一振最后的话混杂在他的脑海里,受到刺激后审神者失去意识。

/
醒来后的审神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期一振,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无法发出声音,于是他抗拒的挣扎,疯狂的哭闹。

不管他做什么,一期一振都没有生气,反而是请来医生还有通知本丸的其他人,没有人看出审神者的异状,因为在审神者的眼里,每一把刀都变成一期一振的模样。

每个人都在安抚他,但他们一靠近审神者就想起,那把他最爱的一期一振是怎么消失的。
没有人知道审神者再想什么,于是他们耐心的守护着他,直到审神者把自己闭关后。

黑暗的卧室,无声的泪水,是审神者握紧破旧的御守,为没人懂得痛苦所​​折磨着。

◎后记
很久没写二次元了,其实写完后有点尴尬。
就是怕自己的思想乱乱的,让人不能理解。
简单来解释一下,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最喜爱的刀是一期一振,甚至还有一把未召唤的一期一振作为护身刀。
长期受到审神者灵力的影响,让这把刀有了高于基本刀剑的能力,也让他有了很多关于审神者的记忆。
像是一个人被长期洗脑「你就是守护他的,属于他的」累积起来就是深刻的情感,一种超越理智的不自觉。
但第二个一期一振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审神者的唯一,于是他黑了。
但他对于审神者的爱是建立于守护,可是变成人后就无法在审神者旁边,使他内心煎熬,同时本丸的短刀们也都清楚这不是原​​本的一期哥,没有方向的一期一振假装成一期哥的样子,模拟一期哥的情绪,虽然每个一期一振都关心短刀们,但不是属于自己的弟弟,心里多想宠溺还是会有隔阂的。
审神者闭关一段时间后,调适好病也明确自己想复仇的心,原本没打算这么快暴露杀意的他,在看到一期一振对短刀们表面上宠溺的样子,觉得很虚伪才想赶快解决他。

嗯大概就是这样XD
哇一期哥我真的很爱你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