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iaoqu_

神奈川少女的日常

[刀剑乱舞]我说的五假一真

*源氏兄弟x审神者,暗恋向。
*ooc是我,审神者没性别可自行代入。
*逻辑不好,语句不通顺,国文没学好抱歉。
*自己的粮食自己产,开心最重要。

《我说的五假一真》

1.
樱花开了,却是在寒冷的冬季。
本该是粉嫩的花瓣,此刻像被盖上厚重的白棉袄般,不搭但也不失本丸刀剑们赏樱的兴致。

这座本丸的生态有些怪异,说到底就是审神者的灵力有问题,一开始还会有惊讶,久后刀剑们也习惯特殊的生态变化。

一如往常,刀剑们在繁忙的日子偷些乐趣。
"哎呀,樱花一开就下雪了呢。"髭切跪坐在老年组喝茶的位置,手里是膝丸刚刚递给他的茶杯。
"是的阿尼甲,下午主上批准办赏樱大会了,到时候请不要忘记去。"膝丸边说边整理茶壶。
"赏樱大会,甚好甚好哈哈哈。"三日月忘着远方的樱花树,不禁赞赏起,看来是满意这场雪下的时机相当好。
"说到主上也是不容易,为了这场大会看到他被藤四郎家的小孩骂呢…赏樱大会阿,真想让大包平也参加。"莺丸日常挂念着大包平。

"那我先去帮忙了,阿尼甲。"
膝丸起身端着盘子准备离开时,髭切轻笑一声。
"弟弟丸急着离开是去帮忙,还是去看主上呢?"髭切看着热茶冒的烟,语气带有淡淡的恶趣味。
"是膝丸不是弟弟丸,阿尼甲!还有我真的是去帮忙的。"膝丸不知道是想到什么,紧张看了髭切一眼后慌张离去。

"哈哈哈,膝丸真是好懂。"三日月举起茶杯对着膝丸离去的方向笑说。
"这茶真香,大包平的话也会很喜欢呢。"也不知道莺丸说的喜欢是包含什么。
"弟弟丸和主上呀…真是令人好奇。"髭切嘴上是笑的,但眼底透露出一丝冷漠。

2.
审神者的办公室。
当膝丸走进里面时,看到审神者趴睡在办公桌,自动放轻脚步走向审神者。

'真是的…不是说好等我过来嘛。 "膝丸弯下腰伸出手触碰着审神者的脸,把挡在眼前的浏海拨到耳后,先抚平他皱起的眉头,再小心翼翼的摸着眼睫毛,感受眼睫毛细微的颤抖后,顺着鼻子到嘴唇前停下。

'我都特意提醒阿尼甲要去赏樱了,结果你还在这里睡。 '膝丸看着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恶梦的审神者,对方不安的模样,让膝丸顿时起了保护欲。

在膝丸的心里,审神者跟阿尼甲一样是让他不能放心的存在,所以在审神者和他相处时不断提起阿尼甲,猜想到审神者对阿尼甲有意思后,就主动牵系两人,像是这次赏樱大会也是为了增进两人的关系,膝丸提议审神者举办的。

膝丸脱下自己内番服的外套披在审神者的肩上,盘算着继续待下去还是去帮忙准备好时,审神者就缓缓张开双眼。

"在想什么呢,膝丸…"刚睡醒的审神者声音还有些含糊,发现自己身上是膝丸的外套后,很自然的穿起比自己大的外套。
"想干脆叫阿尼甲来叫醒你好了。"膝丸想到之前审神者赖床时,髭切轻笑一声就惊醒,果然主上跟阿尼甲很适合。
"别呀…你明明知道我…"
"知道啊,所以才这样说"
'毕竟要保护主上的也是阿尼甲。 '膝丸看着审神者红脸的样子,收起内心刚产生的心思。

'真好,醒来第一眼能看见膝丸。 '审神者把脸埋在大件的外套里,闻到的是属于膝丸的味道。
'真想欺负他。 '审神者眼神偷偷瞄向膝丸。
在两人的视线对视时,膝丸僵硬的移开视线。
"看什么看,我已经帮你乔好事情了啦,等一下你就乖乖去参加赏樱大会。"生硬的语气结束后,膝丸就站起身,用力揉着审神者的头发。
"…膝丸?"审神者还有些不太明白膝丸怎么了,只感觉到膝丸温暖的手,正肆意的破坏自己的发型。
"蠢死了,快去准备啦。"膝丸也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了想碰审神者的欲望,于是凶了对方后就离开。

"…"
"这是被膝丸摸头了吗?"审神者眨了眨眼,最后沉溺于膝丸的味道跟举动中。
"可恶…好喜欢膝丸…"
"不过膝丸是不是误会了什么…"
审神者叹了口气。
"兄控真难撩,如果不说关于髭切的话题,膝丸应该不会理我的。"
"等一下赏樱大会,一想到还要面对复黑髭切,真是…大麻烦唉。"审神者顺着自己的头发烦恼的说。

3.
穿着保暖的衣服加上膝丸的外套后,审神者和一路上遇到的刀剑们集结走到樱花树旁。
早吩咐好布置场地的工作,满意的拍手叫大家找好位置坐下,也不用审神者说什么场面自然热络起。

"喝都给我喝!"次郎拿着酒壶为旁边的刀剑们不停倒酒,明明活动还没开始多久,他就喝醉了。
"咔咔咔咔咔!好啊不醉不行!"
"真是不风雅。"
"嘛嘛,次郎先生就稍微节制点吧。"
"烛台切君~"
"不行哦,没看到博多再哭嘛?"

审神者不太能喝酒,于是小酌后就静坐看着刀剑们。
博多原本就为审神者突然说要办赏樱大会生气了,现在次郎太刀不光自己喝,还狂倒酒给其他人,博多知道今天不是次郎太刀喝挂,就是自己气死。
"博多振作呀!"
"博多喝啊!"
"次郎先生不要阿,博多还只是个孩子!"
"一期呢!一期呢!"

"哦呀,是要比谁酒量好吗?"髭切说着便要伸手拿酒,幸好膝丸看到即时拦下来。
"阿尼甲!不要闹了,我去帮你拿茶来,你先忍着。"
"不给喝酒丸,你是去拿酒还是去看主上呢。"髭切还是偷偷拿到一壶酒,然后露出虎牙笑说。
"是膝丸不是不给喝酒丸,阿尼甲!还有真的是去拿茶啦!"

膝丸走后就剩髭切一人在角落,髭切无聊就喝起酒,辛辣的尾韵让他想起一个人。
或许是活得久,所以在变成付丧神时想轻松的过日子,原本以为欺负膝丸就是未来的生活,但自从深入去了解审神者的性格后,便多了新乐子。

"在想什么?"审神者难得看到没有膝丸在旁边的髭切,忍不住过来了解。
"想你。"髭切感觉自己的喉咙里不仅是辛辣还有些疼痛。
"…信不信我一大叫,就有很多人来揍你。"审神者撑着头无言的说。
"信,主上说的我都信。"髭切放下酒杯,整个人往审神者靠近。
"髭切,我说我怕了还来得及吗?"审神者迅速的把双手拍在髭切脸上。
"来不及~不过有个问题。"髭切假装无害的眨眼。
"嗯你说。"
"我和膝丸你比较喜欢哪个?"

"…"审神者沉默后更用力的拍了髭切的脸。
"痛。"髭切揉了脸颊。
"髭切要是你能跟膝丸一样乖就好。"审神者深思后说。
"喔呀,和弟弟丸一样乖的话,那审神者你不就是要和我们都谈恋爱吗?"髭切不顾审神者防备的动作,抓住审神者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。
"谁和膝丸那个白痴再谈恋爱啦!"审神者挣脱不了,就改成握拳捶髭切。
"看来是单恋呢?"
"不对,应该是双方面暗恋。"髭切垂下眼夹,轻声的说。

"髭切你!"
"阿尼甲和主上…你们在干嘛?"膝丸拿着茶壶站在两人旁说。
"膝丸来得是时候,帮我把髭切这家伙的手扳开。"审神者看着膝丸露出希望的眼神。
"阿尼甲不要…不要太欺负主上。"膝丸像是没听到审神者说的,放下茶杯后就走了。
"…笨蛋膝丸。"
"看来是被误会了呢~"髭切笑着说。
"你还敢说。"审神者瞪着眼前这笑的没心没肺的人。
"主上我们玩个游戏吧。"
"就是我说六个事情,里面会有五个假的,和一个真的。"髭切认真的表情,让审神者也不好拒绝。
"那我先说啰~我的弟弟是膝丸,我知道审神者的秘密,我喜欢家主,主上喜欢膝丸,膝丸不喜欢主上,我和膝丸都喜欢你。"

"…你喝醉了,我叫别人送你回去吧。"
"长谷部。"审神者大声的叫着,髭切也没阻止。
"是,主人怎么?"
"髭切喝醉,帮忙把他送回去。"
"遵命。"

最后髭切被长谷部带走后,审神者也没心思继续留下,和刀剑们交代一下就离去了。

4.
本丸的夜晚没有星星。
审神者独自坐在髭切平时喝茶的位置。

'知道我的秘密吗…'审神者从赏樱大会后就很纠结髭切的话,髭切的个性就是这样,但他说的话总是会让人在意起来。

奇怪的灵力,不符合季节的花,突来的雪。
审神者的秘密很简单,就是审神者的体内还有一个人格,那是在他当上审神者之前就有的事。

因为拥有强大的灵力,所以被选上,但在很久之前没人发现审神者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时,为了保护自己所以隐藏起了懦弱的那面。

直到有了本丸后,被刀剑们守护着。
才收起了充满戒备心的自己,这件事只有初始刀的加州清光知道。

5.
"睡不着是吗?家主。"
髭切的声音从审神者背后传出。

"家主是吗?用这样来分别啊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。"审神者不同于往常的语气,此时是带有质问不容轻忽的高傲。

"从被你唤醒的时候就知道了。"
"毕竟我是从非检掉落的刀,很不容易吧。"
"队伍几乎都快重伤,于是你上场战斗。"髭切怀念的口吻,如果审神者现在回头会发现,髭切带有温柔的表情。

"为什么说了五个真的,一个假的。"

"那是因为,我希望所有真的能变成假的,只有膝丸不喜欢你是真的。"
"你懂吗?毕竟嫉妒是不对的,但一想到不管是主上还是家主的你,都喜欢着膝丸。"
"太令我难受了。"

髭切喜欢的是为了刀剑们战斗,骨子里藏着高傲跟他一样的,令他感到灼热也想靠近的审神者。

"难受吗?"
"对面膝丸时得装成另一个我的模样,也很让我难受。"
"如果我喜欢的人是髭切你就好了。"审神者回头对着髭切说。

"是吗?"
髭切顿时觉得自己对审神者的了解还真不多,虽然喜欢对方,但多数时的喜欢都是靠自己的想像,想像着,对方一定能懂自己。

今晚的本丸没有星星,
但髭切看着审神者眼底那像是要坠落的星尘。

"可惜你喜欢的人是膝丸。"
"早点睡吧,家主。"

◎后记
这次写源氏兄弟很怕性格没掌握好。
虽然写的很开心,但我的本丸里没有他们啊啊啊啊啊
只好自己产文自己舔呜呜
今天开宝箱开到村正了QWQQ
算是抚慰我吗哈哈

上面如果有错的麻烦跟我说OAQ

评论

热度(16)